蝶翼紫飞

啊,双黑坑,暗表坑,橡皮章苦手等,请多多指教

王样梦到了小表,嗯就这样✔

灵魂走心画风,不喜勿看,若是多人喜欢会弄成整合包做通用表情包【大概…
Ⅱ什么时候发我也不知道∠( ᐛ 」∠)_

第一次写贺文,之前一直都是贺图的我

给盏已的贺文: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希望灯太来取名 ○放纵欧欧西
○大概是梦前世×
○盏已赐名——dream
蓝天白云,清风徐来,适合睡觉、发呆的天气,暖暖的阳光搭配微微的凉风带走所有的疲劳。前几天因为下雨而堆积的烦躁就这样飘散了。 日理万机的亚图姆逃过赛特的追捕来到了世间,此时正在游戏家屋顶上感受太阳的普照,舒适的气温让亚图姆难得没有找人打牌。 “另一个我,另一个我,另一个我…”被声音吵醒的亚图姆皱了皱眉,翻了个身想让自己继续睡梦,“真是的,另一个我起来啊!我有事找你啦!”游戏爬上屋顶,将亚图姆摇醒,然而亚图姆反手把游戏放倒,左手摸头右手抱腰把游戏囚住,“伙伴也来一起休息吧,久违的休假就要好好享受啊。”游戏挪动身子想挣脱出来,但亚图姆抱得太紧了无法出来,“另一个我,放开我啦。”
“不要!”小孩子脾气王把游戏抱得更紧,勒得游戏有些不舒服,“另一个我…” “嘘,伙伴安静点,睡觉吧。”亚图姆就这样抱着游戏,游戏也放弃了挣脱的想法,两人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
一栋古老的房子里,有两人在争吵,路过房子的人都不愿做过多的停留,「不像双胞胎的双胞胎,恶魔所诅咒的孩子」这是人们给这两人的印象,两人一生下来就克死了父母,简直就是灾星,这也只是闲言片语罢了,真相早已在时间中流逝。
“亚图姆!你为什么要打碎我的东西!”这是双胞胎弟弟游戏的声音。“凭什么说是我打碎的!是猫!没有证据就不要说是我!”这是双胞胎哥哥亚图姆的声音,两人正在为一个变成碎片的盆所争吵,一旁的猫在沙发上趴着,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两人。
“游戏,我看你是欠收拾了。”两人吵得正火热时,亚图姆将游戏扛在肩上往卧室走去,“去你的亚图姆!快放我下来!”游戏不安的扭动身体,想从亚图姆的禁制中脱出,还没等挣脱出来游戏就被狠狠地丢在了床上,亚图姆欺身上来与游戏对视,“游戏,是不是我之前太放纵你了,现在你要反抗了。”
“亚图姆你个恶魔!”
“是啊,我是恶魔,这一点游戏是最清楚的吧,从你父母和邻居们开始,直到现在,只有你发现我是恶魔,我该怎么奖励你呢,好孩子。”亚图姆低下头亲吻游戏的额头,一点一点地往下,眼睛、鼻子、嘴唇、下巴、锁骨、 胸。嘴巴叼住了胸前的一点,用舌头舔,用牙齿轻轻地咬,直到那一点变硬。 亚图姆微微抬头看着游戏,“游戏,你…”话还没说完,亚图姆就被游戏手中的灯座打晕了。
游戏推开亚图姆,翻出所有的衣服,一件件地打包进箱子里,“我要离开这里,离开这里,太恐怖了这里…”猫坐在门口盯着游戏的一举一动。 将行李拉到门口后,游戏点燃了房子,猛烈的大火将房子包住,游戏拿起行李,走向了反方向的路,猫看着可悲的房子,「到底谁才是恶魔呢」也转过身追随着游戏走了。

“游戏!”突然的声音惊醒了游戏,游戏一脸睡不饱的样子看向亚图姆,“怎么了另一个我?”亚图姆没有讲话,只是伸手抱住了游戏,将脸埋在游戏的肩上。
此刻,谁也没有发现,夕阳中带了一抹鲜艳的红色。

end
@沉迷暗表的盏已

听着滚苹果的歌写出来的,我相信即使aibo没有了项圈也不会忘记王样的。

要HE的说,要在一起啊。